melon[破产高三]

想听先生亲口唤我一声姑娘。
——致岳明辉

[洋卜]回吻

pwp,小别胜新婚梗

※请除了我以外的未成年人不要点击,

档一:https://shimo.im/docs/ImdWdZuIREAbABE0/

档二:https://shimo.im/docs/mpZyYYtlfNgfBP8x/

其他补档见评论

/评论链接补档

我有一个砸钱对象

瞎纪实,全私射,纯娱乐
和奇女子沙雕聊天的段子


久违。

评论区链接小彩蛋

-




坤音内部规定写了满满一个小白板,最后一条写不下了,陈博文扯了张打印纸写上,贴在了最上面。

卜凡每次路过楼梯口看见那块白板和上面明晃晃贴着的皱了吧唧因为震动而在空中颤颤巍巍的白纸,都一阵眩晕加心口痛,捂着额角跟急性病发作似的抽搐着踩过台阶。


坤音娱乐内部规定,第十七条,卜凡和木子洋讲话,一次扣两百。



-




这条规定在卜凡眼里和第二条迟到扣两百一样惨绝人寰,妈的,处个对象咋啦?还他妈不让说话啦?


盘子里的角瓜被卜凡筷子怼的千疮百孔,汁液乱溅崩的旁边木子洋一个皱眉抓住他不安分的手,卜凡骂了一句操,"你看没看着今天挂在楼梯口那个家规啊?"






木子洋还没来得及讲话,就听到"叮"一声录音笔结束工作的声音,灵超蹭一下窜出去,伴随着兴奋过头的声音,"秦女士!!秦女士!!!我又录了一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卜凡:"............."




当天晚上卜凡又向组织上交了两百块钱。






卜凡看着灵超翘个小手指靠在沙发当啷个腿的嘚瑟模样气的牙根儿痒,内心里早撸袖子把小崽子捞过来就是一顿揍,打的他全身青红跪在他面前哭喊着爸爸我错了,丰富的内心戏最终化为了一句颇为愤恨的叹气,去冰箱拿了听可乐来凉凉自己冒火的内心。






木子洋真他妈是个砸钱玩意儿。





-






卜凡和木子洋处对象这件事儿公司谁都知道。

秦女士很头疼。






在公寓秀秀算了,非得将这种歪风邪气带到公司里,公司里人人都要被这对儿晃瞎,没什么实质性伤害,就是看的人堵的慌。





这眼瞅着要出道了,搞采访上综艺,总不能明码标签我团里俩人是gay吧?秦女士找过卜凡谈话,这人死性不改,录的视频里盯着木子洋开始抛媚眼儿,言语里欠儿欠儿的赶上调情现场了,秦女士眉毛一皱文件一摔,我说话不好使?



家规处置!!





坤音多了条规定,卜凡也不在意,有啥啊,不当着那女人面儿说不就好使了吗?




兄弟情刚开始发挥了巨大作用,老岳和灵超到处找机会给他俩制造单独空间,秦女士一过来嗓子咔咔的跟气管癌犯了似的,卜凡屋里一听到外面响起两只鸭子叫,立马收拾自己东西上天入地到处找柜子藏,秦女士推门的时候就只看见木子洋背对着她看着歌词本儿,回眸笑一句,
呦,阿懿呀?



阿懿气的气管儿疼。






然后聪明的女人又想了一招,在后面加上一句举报者两百赏金,兄弟情此时全部归零,两个见钱眼开的男人几乎第一时间就全部倒戈,屋外的公鸭叫没了,取而代之的是蹑手蹑脚悄悄靠近,能录一句是一句,然后飞速冲回去举报,灵超和岳明辉常常因为纠葛是谁先录到的在秦女士办公室门口大吵一架,




"你老不要脸!"

"你小兔崽子!"





在屋内数钱上交的卜凡脑瓜子嗡嗡的,耳边工资归零归零的声音叫嚣着烦躁和气恼,开门出去老的小的捅到一块儿揍了一顿,





第二天新规定上又添了一条,打击报复罚金三倍。




整不了。




-





所以卜凡避免着不和木子洋说话,俩人挤一起躺床上脸对脸发微信,微信的白光照在擦了面霜的男人脸上反射着渗人的莹莹蓝光,木子洋"唰"一下坐起来,床的震动让卜凡手一抖手机"啪"一下拍在脸上,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操啊!



顾不及脸疼卜凡窜起来捂着木子洋的嘴内心念着阿弥陀佛,当着木子洋的面儿噼里啪啦在手机上敲下了一行字,





——哥啊,岳明辉这个老不要脸的可能就趴楼上地下竖着耳朵等着录咋俩说话呢啊。



——我爱你,愿意为你砸钱,但是咋俩再讲一句话我这个月就要欠公司钱了啊!





-






女人总是能让好兄弟们反目成仇。





专辑发行时网上一众粉丝呐喊着为了四个野男人花钱也愿意,别墅里卜凡哭喊着为了一个小对象砸钱也甘愿,流水的工资没来得及揣进兜里就又奔腾着涌进好兄弟的钱包里,卜凡适度抹了一把眼泪,世态炎凉。



卜凡这几个月见识到了自己队友见利忘义狼心狗肺唯利是图,认识到了这个社会的人情冷暖弱肉强食残酷无情。



十几天极度克制没有跟木子洋讲一句话,还附赠所有访谈视频不对视也不同框,卜凡觉得很完美,终于可以领到这个月的钱了!



采访结束的时候哥几个在后面换衣服,灵超突然挤过来问卜凡,"凡哥,你和我洋哥以前处对象的时候你是叫他洋洋还是振洋啊?"



"洋洋啊,"



"嗯?你叫我?"在镜子前面卸妆的木子洋突然回头看他。






"叮"
录音笔结束工作的声音。






毫无防备的卜凡被重重一枪打在心口,命运的掌力拍的他七窍升空招架不住,就是抬头恨恨注视得了吧搜的灵超时写了满眼的"小逼崽子",灵超眨了眨眼睛,笑了句"嘿嘿。"




-




灵超不是过分的。

岳明辉这这个人,真他妈的是越老越不要脸。

卜凡被叫去办公室的时候还是大脑懵逼的状态,秦女士坐在办公桌后扶着额头,耳尖泛着不正常的红。

录音笔放在桌上,旁边岳明辉咳了一声。

卜凡:???我又怎么了

他自己俯身去拿那只录音笔,秦女士从手背后面抬起头指着他讲,"你要听你出去——"



"嗯,啊——"





我操操操????



卜凡震惊的看着岳明辉,"我操啊老岳!??"



你他妈见钱眼开到录我俩啪啪啪啊过分吧你!!!!!



"不是,不是我想录你知道吧,你俩真真儿太吵了点儿,博文拍我房门让我下楼制止你俩,你瞅,你瞅我一队长还不太好意思下楼,条件反射就录了一下,你听听你俩平时到底有多吵,要不是灵超儿住的高你俩都带坏未成年我跟你说,你可不能这样儿年纪轻轻的......"



岳明辉跟唐僧似的嘚吧嘚一大堆,磨磨唧唧听的卜凡太阳穴一跳一跳突突突突,一巴掌绝了他话头,罢了罢了,掏钱,操,仇早晚报回来。





-




晚上的时候卜凡买了四碗酸辣粉,岳明辉这两天上火嘴里都是溃疡和水泡,摆着手惊恐着不了不了,卜凡勾起嘴角露出了尖尖的犬牙,板着岳明辉的头往他嘴里灌汤,灵超在旁边一边嗦粉一边欣赏着他们的成人游戏,嘴欠的问岳明辉,"岳叔,你咋样?"


彼时岳明辉瘫在沙发上灌着凉水,两眼一翻,
"你他妈喝两口硫酸漱漱嘴?"






-tbc





我在写些什么(...)我原本构思不是这样的(....)

头脑清醒了再重写

勒索现场[完结]

前篇http://baird187.lofter.com/post/1f708a5d_eede56c8

久等,字数很多。

写到后面都不会写了,有点生活,还有点烂尾qwq

-

卜凡不知道李振洋手段到底有高明,不在场证明没有一点破绽,警方查了很久也查不到他有一点可疑的地方。

所以在那人仓皇开车逃躲时就算报了警提了李振洋大名,警察也只能把他暂时划入嫌疑人的行列,奈何不了他。

李振洋靠在沙发上喝水,双腿交叠而坐,电弧拨通在和他手下联系,
“还没醒?说得躺多长时间了吗?”
“人都撤回来吧,不用盯着他了,他醒了知道该怎么做。”


手机被扔到茶几上,李振洋喝了最后一口水,玻璃杯被他顺手递给正走向他的卜凡,卜凡皱了下眉,“你这么懒吗?”
李振洋抬头冲他笑,卜凡认命,转身去厨房给他刷杯子。


后来坐在沙发上两个人一起看电影,李振洋没骨头似的靠着卜凡,后来干脆头一歪直接躺在卜凡大腿上,他能感觉到卜凡的肌肉猛的一僵,然后还装着若无其事的问他,
“事情怎么样了?”
“谁知道他脑子不好那种情况下还想着报警”李振洋冷哼一声,“麻烦。他不傻,醒了之后知道我为什么去搞他,这点儿憋屈他得自己咽肚子里,说不定还得来巴结巴结我。”

“?你差点把他撞死他还来巴结你?”
“他自己理亏,还敢得罪二少,他京城这边儿是不想混了。”

卜凡一时无话,他隐隐约约体会到黑势力的蛮横与恐怖,加上腿上的人一天天牛逼哄哄的样子,就好像整个京城他都横着走。



-

李振洋打理他的生意,卜凡没有事情做,上完课就去他的赌场,赌场偶尔能看到他弟弟灵超,灵超万年不变的趴在他二哥桌子上写作业,看见卜凡眼睛都懒得抬,
"我二哥没在这儿。"

"我知道,"卜凡主人似的靠在李振洋的沙发上,灵超动了动耳朵,"搞什么,谁叫你随便坐二哥沙发的,不懂事儿!你给我站起来!"

卜凡摆弄着茶几上的水晶烟灰缸,烟灰缸雕刻的细致精巧,卜凡把玩了一会儿,觉得这个小崽子实在过于吵闹,"不站,我就坐这儿,干你屁事儿"

灵超急了,笔一撇桌子一拍挑眉瞪眼,"你怎么跟三少爷说话呢!!是不是不想混了!!你知不知道我只要嗷一嗓子外面能冲进来多少人把你就地正法了!!"
卜凡抬眼看他,那目光冷冽和某些时候的李振洋如出一辙,灵超抖了一下,"你,你别冲动,我可是你三少嗷嗷嗷嗷嗷嗷哦嗷嗷嗷!!"


李振洋回来的时候只看见灵超老老实实的坐在桌前写作业,沙发上的卜凡在看自己的书,气氛和谐的有点诡异,灵超抬头看到李振洋眼眸亮了一下,吸了下鼻子刚想冲过去哭诉一下自己辛苦,就自己看见李振洋走到沙发旁轻轻拍了下卜凡的头,把翘起来的头发顺了下去,
"走啊。"


卜凡打了个呵欠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在灵超震惊的目光下跟着李振洋走出去,李振洋关门的时候好像才想起这个弟弟,从门里探出个头,"好好学习,不要偷懒,大哥一会儿就回来了。"
灵超不爽,这怎么一个两个都对欠钱的卜凡这么好呢。

-


李振洋买了菜,卜凡自觉提进厨房洗了去煮饭,二十分钟炒了三个菜,最后一道番茄炒蛋出锅时李振洋刚洗完澡出来。


头发半干不干的就拉开凳子坐在桌前,抬抬下巴颐指气使的支使卜凡给自己吹头发,锋利的眼尾还带着水汽的红晕,活像个露着毫无伤害性的尖尖爪子的猫。


猫跳上饭桌,拿爪子把自己的晚也推过来,端庄的坐在碗前朝卜凡喵喵叫。

成了,欠你俩的。



伺候完大的还得伺候小的,给猫倒完猫粮和特供牛奶菜都快凉了,他也就胡乱给李振洋吹着扒拉扒拉头发,本来湿哒哒俯在头上的软毛被吹的炸开,蓬松的几绺张牙舞爪的翘立着,卜凡就随手把吹风机放在旁侧,桌子上一大一小都已进餐多时。

这榜家做的,跟他妈贴身保姆似的。

李振洋不喜欢笑,平日里虚伪着脸带着的阴冷假笑看着颠倒众生,内心里少不得也唾弃自己几句,到家里就放松下来,面部肌肉松弛刻画出轮廓分明的脸,带着点拒人千里的傲气和冷漠。

冰山本人捧着碗吃的香,家居服的领子大大咧咧的敞着,俯身夹菜时能看见里面瘦削却肌肉饱满的胸部与腹部线条,虽然还是冷着脸,但头上存在感强烈的炸毛还是给他添了点可爱和娇气。

吃完饭李振洋揉着头发走去沙发继续瘫着,猫就蹲坐在桌子上等着卜凡把碗筷都撤走才矜持的起身跳下桌子跟着主人一起缩在沙发上,卜凡朝着猫摇曳的背影白了个眼,这猫惯的怎么跟那小孩儿似的这么能装逼呢。

改天也得趁李振洋不在家揍它一顿。

-


李振洋的文艺电影看的差不多了,怎么挑都是千篇一律的情节,卜凡终于得到挑电影的机会,从李振洋手里拿遥控器时还问了一句,"那我没来以前你晚上都干什么?"
"不干什么,睡觉,你不来之前我不总回家。"

卜凡挑电影的手指顿了一下,尖尖的嘴角暴露了此时的好心情,所以选择键落在鬼片时他想都不想就点了进去。
他偏头问李振洋,"这个行吗"
李振洋点了下头,不知道是不是卜凡的错觉,他总觉得李振洋的脸有一瞬间的发白。



两个人还从来没有一起看过恐怖片,混黑的肯定都接触过血腥的场面,李振洋带着自己开车撞人时镇定自若的表情也暴露了他觉得这种事情很平常的心态,黑道大哥不能怕鬼吧?

开场十分钟李振洋就暴露了。

李振洋脸色惨白,额头上渗了汗,瞳孔骤缩,毫无意识的吞咽了一口唾沫。他腰肢无意识的在抖,腿缩在沙发上保持一个防御的姿势。
卜凡偏头看到他这幅样子,有点懵了,"你,没事儿吧李振洋。"

李振洋喉结滚了一下,强装镇定的回了一句,"没事,挺好看的。"


李振洋的猫蹲坐在他旁边,也瞪圆了眼睛,和主人一个模样,也在发着抖。


下一秒一人一猫都扑到卜凡身上。



李振洋骂了句操,死死扒着卜凡手臂不放手,整个人跨坐在卜凡怀里,猫整个大张四肢挂在卜凡脸上,仓皇的抱着卜凡脖子喵喵乱叫。


荧幕里正好是深山闹鬼的场景。

卜凡:"......"
"李振洋,你怕这个啊?"

"不怕。"李振洋深吸了一口气。

"要不咱们换一个吧"
"不换。"
"那你能先松开我一下,我把脸上这个破猫扔下去你再搂我行吗。"
"...." 

后来李振洋一直保持着面上的镇定自若,但是一直死死抓着卜凡的手臂,卜凡有一半时间都疼的集中不了注意力去看电影,李振洋的靠近是逐步缓慢的,刚开始两个人之间还隔着拳头那么远,影片结束的时候李振洋已经把卜凡挤到沙发边了,两个人身体紧紧靠到一起,温度互相转换,卜凡甚至能感觉到李振洋身上薄薄一层冷汗。


...不至于吧。
卜凡看李振洋死撑着的样子好笑

结果就是半夜的时候卜凡突然感觉怀里多了什么东西,朦朦胧睁眼发现自己怀里钻了个毛茸茸的头顶,李振洋抬头的时候正好撞到卜凡下巴,卜凡咬了下舌头吃痛瞪他,发现李振洋脸上苍白没有一点血色,眼里甚至还噙着液体,眼尾一眨,破碎的泪珠润湿了睫毛,显得有点可怜了。


"...你半夜跑沙发上干什么"本来一米九二的卜凡自己睡沙发就伸不开胳膊腿儿,现在两个男人在沙发上睡觉就更显得拥挤,李振洋甚至还往他怀里拱了拱,卜凡连呼吸都堵塞困难。


"我做噩梦了。"李振洋理直气壮的,"一起睡一下怎么了"
"那我说换电影你还死犟非得看完,"卜凡失声笑出来,被打扰睡眠声音带了点低哑和轻柔,"猫呢?"
喵一声卜凡头顶又压了个重物,白色的绒毛一瞬间占据了卜凡的视线,猫爪子在他脸上乱挥乱踩找到了个舒适的位置,睡在了卜凡颈窝。


卜凡:"...."真他妈欠了你俩。


李振洋霸占了卜凡怀里,猫霸占了卜凡脖子,卜凡被他俩抱的呼吸不畅,左右耳却同时传来绵长平稳的呼吸声,卜凡盯着李振洋毛茸茸的脑袋,突然有点失眠。

他那群手下知道自己二哥平时在家里是这样的吗?



-


再次碰面岳明辉的时候是岳明辉约他吃饭。

两个人从前没少在一起吃饭,后来因为李振洋关系一度有点尴尬,岳明辉不在意似的,俩人撸串撸的还挺嗨。

"你最近过得怎么样啊?"岳明辉问他。
"跟以前差不多吧。"卜凡叼了串肥瘦,脑子里想了下今晚上得给李振洋做什么菜,李振洋嘴比以前还挑,天天卜凡伺候他伺候的焦头烂额。


"你快毕业了吧?想好干什么了吗?"
卜凡停了一下,他确实没想好毕业之后干点什么。
他从前想经营自己的公司,后来被那学长骗了就没什么想法了,可能毕业就到处投简历,看哪个公司要他去哪里任职吧。
前提是...得李振洋肯让他去。


"洋洋不一定能放了你,"岳明辉仰头灌了口啤酒,沉默了半晌,突然说,"卜凡,我借你两百万,你把钱还给洋洋吧。"


岳明辉以前跟卜凡提了不止一次,卜凡也次次都认真考虑过,但是这次卜凡没有接话,而是问他,"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借我钱?"
"我.."
"其实我觉得,当李振洋的榜家还不错。"


岳明辉没想到卜凡回了他这么一句,刚开始还有点楞,直直的看着卜凡,那目光看的卜凡有点不自在,他干咳着喝了一口酒,岳明辉才笑开。

岳明辉有颗尖尖的小虎牙,笑起来眉目弯弯,唇角也扬成了好看的弧度,
"我不是因为想对你干点什么才借你钱。"

"我是对你有过那么一点想法,但是我不会那么去做,洋洋是我弟弟,他喜欢你,他喜欢的人我就不会去碰。"

"我只是想给你自由,给你公平,他喜欢你,那就让他正儿八经的追你。"

-

卜凡回去的时候沙发上坐了个他意想不到的人,

"灵超?"

灵超正坐在沙发上打游戏,打到正激动人心的地方,听见动静转头看了一眼门口,惊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李振洋刚换完家居服从卧室出来,淡淡瞥了卜凡一眼,那副倨傲的姿态就好像昨天晚上泪眼汪汪往卜凡怀里钻的另有其人,卜凡换了鞋,李振洋坐在了灵超身边。

"我还没问你怎么来了呢,"卜凡把外套脱掉顺手搭在了沙发扶手上,一屁股也坐在了沙发上,灵超皱着眉看他,"谁让你坐这儿的?"


"我坐哪儿你还管我呢?揍你啊"

"二哥!他要揍我!"

"二哥教你这么多年散打你还打不过一个野路子,还好意思找我求助呢?"李振洋慢悠悠的说。


灵超瞪大了眼睛,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都是不可思议,"二哥,你什么时候也向着他了,弟弟都比不上小弟了?!"

然后灵超猛的一顿,转头看向卜凡,那人正挑着眉看他跳脚的样子,随意出现在赌场,有李振洋家里的钥匙.....内心一个完全不可能的想法慢慢成型....

"我操?我二哥那个榜家不是你吧??"


"啪!"李振洋手疾眼快给了灵超一个爆栗子,"谁教你骂人的?!"

灵超捂着自己脑袋,还没从震惊里抽离出来,脑子里一瞬间有点发蒙,Xbox里的人物一下子被爆了头,
"你就是我二哥吊起来打到内出血还不给看病的那个可怜虫啊?"

卜凡:"......"这他妈哪个逼瞎传的八卦。


灵超眼里一瞬间有了点可怜他的意味,李振洋鼻腔里发出意味不明一声嗤笑,他拍拍灵超的后背,"以后别跟外面儿那群赌鬼混,一个个嘴里没个把门儿的还喜欢添油加醋。"

岳明辉家离灵超学校近,他平时和他大哥住在那里,偶尔放假了就来李振洋家,卜凡来的这几个月灵超没倒出时间,所以还从来没见过。

晚上卜凡做了饭,灵超边吃边问他,"平时都是你做菜收拾屋子吗?"
"怎么了?"卜凡狐疑。
"太惨了。"灵超同情的看着他。
李振洋筷子合拢用尾部敲了灵超的头,"吃饭都闭不上你的嘴。"

"我惨还不是拜你所赐。"卜凡又冒出一句,搞得灵超莫名其妙的。


吃完饭灵超自己坐在沙发上哒哒哒打游戏,卜凡李振洋各守一边沙发看自己的书,直到灵超摔了手柄气鼓鼓的瞪着电视,卜凡抬起头看见屏幕界面的over扯起嘴角笑了句,"菜鸟"

"啥?你骂我菜鸟?你会打游戏吗你就骂我!"灵超不服起来,觉得刚才对卜凡的同情和心疼都喂了狗,没想到卜凡一挑眉超灵超伸了手,"拿来,让你看看爸爸长啥样。"

服气。

这风骚的走位,这意识流的操作,灵超看呆了,瞬间又从鄙视变成了崇拜,从盒子里掏出另一个手柄就挤到卜凡旁边一边叫爸爸一边求他带自己玩,李振洋从书后面抬起头踹了灵超一脚,
"你最近都跟什么人混啊?不学点儿好。"


灵超嘻嘻一笑蒙混过关,卜凡带着他一路过关斩将灵超拍着大腿喊爽,李振洋看着俩人打游戏嗨的头对头嘴都要凑一起了,心里吃味又踹了灵超一脚,"二哥是不是告诉你站有站相坐有坐相?!你给我从他身上爬起来!"


睡觉的时候灵超习惯性的要抬脚跟李振洋去屋里睡,卜凡路过皱眉拽着他领子,"干什么去?"
"睡觉啊,我以前都跟我二哥睡一起的。"灵超不满的挣了挣,谁知道卜凡更不满了,"多大了还跟你哥一起睡,出来睡沙发"

灵超:"???我都这么睡十几年了我在那边儿也跟我大哥一起睡啊,咋就不行了呢?"
"躺一张床啊?"
"啊"
"盖一个被子啊?"
"啊,冷的时候上面再压一个"
"你给我出来睡吧你。"

卜凡提小鸡儿似的给灵超拎出来,灵超怒了,"你怎么这么狂呢,我睡哪儿你还管我!"

卜凡冷哼一声,"你二哥跟我说过,李振洋的榜家可以狂。"

灵超:"......."委委屈屈和卜凡头对头在沙发上睡了一宿。

-

卜凡不知道李振洋最近在做什么,电话接的勤,好像除了他的生意还有别的事情,电话里面常常带着各种地名,卜凡听的一头雾水,
"你手这么长啊?都伸到江南去了?"

"找个孙子,不知道躲哪儿去了,"李振洋挂了电话,眼眸有一闪而过的阴厉,估计不知道又是哪个惹到他了。

找到的那天李振洋直接叫人绑去了家破旧工厂。

没叫卜凡知道。

麻袋一拽蒙面的套袋一掀,肩膀腰肢上缠着的麻绳都和卜凡来时一模一样,李振洋甚至有一瞬间的恍惚,就好像跨过时空回到了与卜凡的初见。

只有人的脸换了。
正是骗卜凡的那个学长。

男人惊恐的张大双眼,口中因为塞了纸团只能呜呜出声,手脚被束缚只能蜷缩在地上像是长虫扭动挣扎,面前不远处放了张金属椅子,被众人簇拥的翘着腿优雅坐在上面的男人皮笑肉不笑的问他,"逃到广州去了,这一路跌跌宕宕在后备箱呆了一天一夜挺苦的吧?"

"认识我是谁吗?"

怎么不认得,当初就是与这个充满着阴森笑容的男人签订的死神的契约,现在那个人依旧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缓慢从椅子上站起,他旁边的人给他站出一条通路,他极缓慢的走过来,气场冷郁又极具压迫力,他嘴角还带着浅淡的笑,锋利冷硬的眉眼却透漏着凛冽的杀气。

"你知道我绑你过来做什么吗?"他走过去,双脚错开一点蹲下来,俯着身子倾过去,瞳孔冰冷又深沉,男人奋力的躲远,衣裤与地面摩擦滑出段绝望的距离,他签合同的时候就知道的,面前的男人的势力与手段,他比在学校勤恳的卜凡清楚的多。

他是赌徒。

赌场上豪迈的一掷千金,输时笑过想着能再赢回来,一点一点的积攒借了几十万,被放高利贷的男人订上了整一百万。

他签的是卜凡的名字。

男人一直在摇着头,麻绳勒的他呼吸不畅,可是生理的恐惧更甚,他眼里布满了被虐待劳累后的血丝,李振洋捏着他的下巴逼他和自己对视,男人鼻子红了,惊恐让他眼睛里带了点泪。

他绝望的呜咽着,下颚张开似乎想说些什么,布团压的他喉间肿胀,李振洋的手指缓慢下力,"你是不是想跟我说,让我放了你,你肯定还我的钱?几倍都可以?"

"你那个苦命的学弟,不进被你骗,还特别惨的被我绑回来,我本来想着随便抓一个人满足一下我两百万的空缺来泄愤,没想到你学弟还挺可爱的。"

"我看上他了。"

他的眼眸里有一闪而过的温柔,嘴角噙着似是而非的笑,男人头皮发麻连带着膝盖骨都渗着冷意,"而你让我的小凡凡不高兴了。"

"我不是因为两百万大动干戈找了全国上下把你绑回来的,我是因为我的卜凡。"李振洋拍拍男人的脸蛋,男人长得也算清秀,白皙的脸上瞬间多了片红肿。

李振洋朝旁边伸手,性感的唇瓣一张一合,声音低哑又迷人,"刀"

锋利的军刀出现在他好看的骨节分明的手中,指尖一转,耍了个漂亮的刀花。


冷漠沉重的墨绿色刀刃不带着活物的气息,最终在男人惊恐的瞳孔中凝固定格。

迸溅的血液在地面上张狂着舞蹈,斑驳了水泥地面的一小片暗色。


李振洋叫人把奄奄一息的男人带走,轻飘飘的一句
"别叫他死了,我可不沾人命。"

-


卜凡今天回家早,对着笔记本电脑看着简历界面发呆。
李振洋能让他走吗?
他看了一眼墙上贴着的那张欠条,就好像回到了让他咬牙切齿的勒索现场。




罪魁祸首正巧开门进来,李振洋换了一身西服,浅灰色配着米白,显得整个人温润如玉。
卜凡暗地里骂了他一句,披着羊皮的狼。

"怎么这么看着我?"李振洋看见卜凡眼光恨恨的,好像自己一瞬间又变成他的仇人,搞得他莫名其妙,明明最近卜凡在他身边乐此不疲的。

公文包被撇在沙发上,卜凡给他放好了,李振洋倒了一杯水,边喝边走到墙边,把卜凡愤怒注视的那张欠条给撕下来,"对了,你的钱有人给还了,你以后就自由了。"

"岳明辉给你钱了?我明明跟他说不需要了的?"

"你他妈还跟岳明辉勾勾搭搭呢??"李振洋转头看他,眼神阴冷的像放着暗箭,卜凡被盯得头皮发麻,咽了口口水,"朋友之间的正常谈话,不行吗?"

"不是岳明辉,是谁啊?"疑惑在卜凡眼里慢慢聚拢又消散,他愣了,"你...找到他了?你把他怎么了?"

"这你就别问了,卜凡,你现在是自由的人了。"李振洋绕到沙发后面,低下头去看卜凡的眼睛,那双眼睛和他初见时一样清明又倔强,像是未入野林未经杀戮的小狼崽。

"?我可以走了是吗?那你他妈为什么不早点找他?你知道我在你手里面遭多少罪吗我操?我被你绑着打到内出血啊咋俩说道说道?我天天跟狗似的被你栓墙角你他妈怎么不寻思寻思呢?你猫还挠我?你还让我给你干这干那你吹头发都得我吹?李振洋你欺压良好市民你内心不愧疚吗我操??"

李振洋皱眉听的头疼,身上阴冷的气质又显现出来,卜凡就好像突然被打开笼子的鸟,不先忙着飞出来,得现在笼子里拉屎来恶心一下别人。

"你别高兴太早。"
"啊?"卜凡愣了。

"你有一块钱吗?"李振洋问他。
卜凡从口袋里掏出了张十块的,"没零钱了。"
李振洋伸手抽走,低下头吻了下卜凡眉角。
"我不还了,我当你榜家,行吗?"

卜凡愣了,"啊?"

李振洋直起身,他眼里含笑,是真正发自内心的在笑。

他把两只手腕叠放到一起,手臂的青筋好看的凸起着,他伸到卜凡眼前,扬眉垂眼看着他,纤长的睫毛扫下一片阴影,

"绑我吧,卜凡。"


"换你当债主了。"













-end

写的不尽如意,我尽力了qwq!完结!我给自己撒花!